我们想要的不是微信小程序,是重新来过

文章分类:名家观点 发布时间:2016-12-29 原文作者:dede58.com 阅读( )

张小龙昨天晚上大概是去了东莞,今天在微信公开课上的演讲好像完全没有事先准备,开场强行的寒暄让人直犯尴尬癌,“今天广州天气真好,所以我很高兴来开这个会”。

  第一个半个小时,除了张小龙宣布今年春节微信不发红包,又摆了支付宝一道之外,没有什么可以提取的有效信息。关于互联网历史的回顾,在现场听起来也像是老生常谈。

  显然产品之神在饭否上更加从容,现场他的紧张不知是从何而来,不断要靠扶耳麦来找回思路。

  当然经过润色的发言稿,还是处处闪烁着智慧的火花。比如智能手机之后的下一代计算平台,张小龙认为未来每一个对象都包含着一个小程序,而小程序的入口目前是二维码,未来的接入更加“随时随地”、“触手可及”。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里,对自己过去两年里流传的金句,比如用完即走、技术的局限性、微信的克制,张小龙做了很好的解释。

  最后的半个小时,讲到微信小程序的入口时,张小龙来了精神,非常明确地告诉大家微信不会做小程序应用商店,不会做小程序的分类推荐,对小程序推送通知的限制非常严格,

     “如果你们想要的是流量红利,那么就非常遗憾,并没有这样的红利”。

  我想张小龙之所以在这部分花了如此大的精力去解释,主要是因为目前在市场上弥漫着一股微信小程序的狂躁症。

  “流量红利来了”,“抓住第一波红利”,“不计任何代价,All IN”这样的表述不停挑动着大家的神经。

  2000年左右第一批做域名交易的如何如何,2008年之后第一批做App的如何如何,2012年之后第一批做微信公众号的如何如何。

  人性都是相通的,谁也比谁高级不到哪里去。

  “十年前你错失了淘宝,十年后你不要错失微商”,“2014是微商元年,2015是微商爆发,2016年微商洗牌”,“今天你对微商爱搭不理,明天微商让你高攀不起”。

  听起来和微商洗脑的话术没有太多区别,但是互联网这个圈子就是吃这样的套路。

  2014年开始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到今天O2O人人喊打,互联网金融变成了妖精、害人精,社交没人投了,垂直电商的估值折了又折,文化娱乐产业也随着电影票房市场一起掉头向下。

  滴滴、美团、今日头条三只小天鹅以下,曾经估值10亿美元的独角兽公司都不安全。更何况几十万野生的创业者和个人开发者。

  到了年底的时候,除了投资人在保利俱乐部惊鸿一瞥,就数同道大叔2亿人民币的卖身最亮眼睛。至于你说美图上市,那是多少年前创办的公司了。

  很难想像,仅仅在一年多以前,这个行业里面还动辄听到“独角兽井喷”、“明年就上新三板”,“这是中国创业者最好的时代”。

  现在没有机会,没有方向,没钱买流量,这大概是摆在所有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我们究竟往哪里去?

  Peter Thiel在《Zero To One》里面举过一个例子,哈佛大学的数学博士卡辛斯基,17年中针对大量科技界人士发动炸弹攻击。他觉得当代科学太过无趣,因此要摧毁现有的技术,让人类重新解决那些科技进程中的难题。

  人性是相通的,历史也是相似的。所以不如让互联网推倒重来,让那些压在我们头上的App庞然大物被微信清理出局,我们都回到同一起跑线上重新起跑。

  开 发一个小程序,让我们重新来过。回到2008年App Store发布的起点,回到2000年BAT创立时的起点。我们不吹牛逼了,不想做10亿美元估值的独角兽了,就做一个墨迹天气,做一个同道大叔,然后2 亿把自己卖掉。能和卖房创业的损失打平,能弥补从BAT离职创业损失的期权就行。

  微信这次大会的主题是“下一站,Let‘s reset”,也一定程度在迎合这种想法。

  只是张小龙这个耿直的 boy 告诉你,没有流量红利,只有用完即走,没有粉丝关系,只有访问次数。每一个场景都可以做一个小程序,也意味着没有一个小程序可以变成流量的中枢。

  在这样的场景下,互联网跑马圈地时代,靠单点突破获取海量用户的打法就很难了,而开发者也许就会像今天的微信公众号运营者一样,写多少文章涨多少粉,万一哪天做个爆款功能,就碰了什么涉嫌诱导分享的红线。

  想从宇宙第一流量黑洞微信里面把流量挖出来,你不能只在风口上,你得跨越光速。

  是的,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产品之神张小龙也不能让我们重新来过。

  即使如此,小程序依然还是要做的,不然我们要干嘛呢?

  PC时代的站长为百度搬砖,电商时代卖家给阿里巴巴的GMV做嫁衣,到了移动互联网时代,轮到微信艹我们了。

  鲁迅先生总是喜欢说,世间事大抵如此,而中国尤甚。

  今年年底,我们老道消息拿了几家媒体给颁的奖,说我们是年度最佳科技自媒体。几个媒体前辈也早早钦定我们是科技媒体几年一遇的惊喜。

  但是回过头来看我们写的《京东的当权派已经被打倒》,《支付宝这么搞我看就很好》,《互联网公司的行政级别》,《百度的马博士要回来了》,《每一个老板心中都有一个郭德纲》,10万+的文章总是很相似的。

  老道消息今年做的一点微小的贡献,其实就是用政治化的语言去描述中国的互联网。

  而能这样写的原因并不在于我们脑洞够大。而是中国互联网的三巨头BAT的竞争,在气质上居然和美帝的三角关系很相似。

  一家是已经没有使命,靠利益纠集在一起的公司,派系林立令出多门,宣传上也被搞得很臭。一家是价值观高于一切,领袖的意志靠运动贯彻,战斗力有时候惊人,但是运动扩大化也难免“七分是成绩,三分是错误”,难免要“拨乱反正”。最后一家虽然历史上也有些不清白,但是阔了之后大体上是讲道理的,价值观普世,在同行衬托之下竟然成了灯塔。  

  所以如果我们搞互联网的总是要被奴役,一定要在这三家里面选一个,你应该选择哪一个?

  我猜今天豆瓣电影评分“崇洋媚外”的事情已经教育了你吧。
作者: 老编辑不上班

原文来自:dede58.com

腾讯微博21北京私家侦探广州私家侦探深圳私家侦探北京私家侦探杭州私家侦探天津私家侦探长沙私家侦探重庆私家侦探成都私家侦探福州私家侦探合肥私家侦探呼和浩特私家侦探济南私家侦探昆明私家侦探南昌私家侦探南宁私家侦探青岛私家侦探沈阳私家侦探石家庄私家侦探太原私家侦探乌鲁木齐私家侦探长春私家侦探公司宁波私家侦探温州私家侦探无锡私家侦探大连私家侦探东莞私家侦探苏州私家侦探扬州私家侦探甲2